帮助中心 | | 网站地图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汝瓷新闻 » 正文

《关注》这件汝窑修复器1475万元成交

发布日期:2019-04-03  浏览次数:38
核心提示:2019年4月2日晚,匡时香港2019年春拍“集瑞——中国古董珍玩专场”在香港港岛香格里拉酒店举槌。



2019年42日晚,匡时香港2019年春拍集瑞——中国古董珍玩专场在香港港岛香格里拉酒店举槌。本场共59件精品上拍,其中,罗振玉赠送给日本前首相犬养毅的北宋汝窑天青釉圆洗以600万起拍,1250万港币落槌,加佣金1475万港币成交。(拍前估价:600-800万港币)


0251 北宋 汝窑天青釉圆洗 直径12.2cm          估价:600万-800万港币


汝、官、哥、定、钧宋朝五大名窑中,汝居首,官次之。简单来说,汝窑和官窑分别是北宋和南宋的皇家御瓷。汝瓷之所以意义重大,更是因为相对于贡瓷而言,它们或许是首批由朝廷定制的陶瓷器物,陆游于《老学庵笔记》和宋人叶寘《坦斋笔衡》都提到过这点。

 

 

宋代汝窑青瓷尽管在色调上深浅不一,但都离不开天青这个基本色调。汝窑之所以多呈天青色,或释为主流审美特别是宋徽宗赵佶信奉道教所致。道教主张道法自然,尚青色。宋徽宗自称教主道君皇帝,传说,他曾梦见雨过天青,醒后便下旨烧造雨过天青云破处般颜色的瓷器,汝州工匠技高一筹夺魁,由此,天青色也成为的典型特征。这种冷暖适中的色调以其素雅清逸,适应了北宋时期上层社会所推崇的清淡含蓄的审美情趣,满足了古代文人、士大夫在色彩方面的审美追求,使汝瓷成为宋代诸瓷之首,并一直受宠北宋 汝窑天青釉圆洗  。


北宋 汝窑天青釉圆洗  直径12.2cm (侧面)


宋代汝窑青瓷尽管在色调上深浅不一,但都离不开天青这个基本色调。汝窑之所以多呈天青色,或释为主流审美特别是宋徽宗赵佶信奉道教所致。道教主张道法自然,尚青色。宋徽宗自称教主道君皇帝,传说,他曾梦见雨过天青,醒后便下旨烧造雨过天青云破处般颜色的瓷器,汝州工匠技高一筹夺魁,由此,天青色也成为汝窑瓷器的典型特征。这种冷暖适中的色调以其素雅清逸,适应了北宋时期上层社会所推崇的清淡含蓄的审美情趣,满足了古代文人、士大夫在色彩方面的审美追求,使汝瓷成为宋代诸瓷之首,并一直受宠于宫中。




釉面上细碎片如冰似玉


此件汝窑小洗呈圆形,口微敛,浅弧腹,平稳无足,足底有3个支烧钉痕,胎呈香灰色。洗身通体施天青色釉,釉面开细碎纹片,天青犹翠,如冰似玉。这件汝窑圆洗造型规整,胎质细腻,釉色如湖水映出的青天,堪称绝美之稀世汝窑珍品。

 

传世汝窑盘、瓶、碗和稍大的洗,底部有五个支钉痕,水仙盆用五或六个支钉,而小尺寸的洗和碟用三个支钉,本品即为一例。与本品极为相似一件,见于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北宋汝窑青瓷奉华碟。奉华两字,经过清朝乾隆帝考证,发现南宋刘贵妃善画,号奉华,又拥有大小两枚奉华印,而显出此件作品在南宋的流传经过。拍品曾被罗振玉收藏,后来赠送给日本前首相犬养毅收藏。至于罗振玉与犬养毅具体相识于何时?


左上角的金缮修补(应是百年前日本所修)

目前还不能确定,他们之间的交往留下的材料非常有限。据此次上拍的汝窑木盒上的题跋,时间应不晚于1912年。罗振玉出示了这件汝窑,犬养毅见后爱不释手,因此罗振玉便将瓷碟送给他以作蓄藏。之后犬养毅在汝窑瓷碟木盒盖内有详细记录,题跋说:罗雪堂品格高,集盖世之萃。偶日,君示汝州之瓷碟,青釉、冰纹、三点麻钉,巧小极致,亦类器之范也。余喜之不可释手,因举以赠之。大正元年三月六日,木堂。钤印:犬养毅印


除此之外,两人还有一次有直接联系的记载是在1917年,犬养毅帮助罗振玉举办了一次赈灾义卖。1919年罗振玉归国回天津开设墨缘堂,归国之前的4月,日本友人在京都丹山公园举行送别会,罗振玉与犬养毅、长尾雨山、富冈铁斋、内藤湖南合影留念。另据东京大学文学部教授陈捷的研究,犬养毅收藏有罗振玉写的一批小纸片,是提醒他收购名人尺牍的时候应该注意的事项。二人的友谊,是一直保持着的。